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傳(九十二)

發布時間:2019-10-12  作者:admin
第九十二章:山中潛修
 
(上回說到,顧焱去往奇寶齋購買御靈……)
 
“好了,此事休要再提,這精魄與法寶我暫時還用不到,待有空了再來看看吧。”顧焱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財不可露白,今日已經花去不少,若再買上一枚神獸精魄或者一件稱心的法寶,雖說天墉城內禁止斗毆,但難免會引起有心人的惦記,殺人奪寶的事情可是不少見的。
 
說罷,他便提步朝外走去,中年男子也連忙跟上,賠笑道,“仙長若是還有需要,一定再來光顧小人呀,仙長慢走!”
 
……
 
顧焱出了這奇寶齋之后,直接去往了天上集市,這天上集市自然是在“天上”的,所謂的“天上”,其實便是漂浮在天墉城上空一塊巨大浮板法寶,可供數萬修士在此擺攤。
 
顧焱嘖嘖稱奇一番后,便在這集市內逛了起來,擺攤的攤主,既有人族修士,也有妖修,妖修不僅外貌生得奇形怪狀,賣的東西更是五花八門,大半部分東西,顧焱都不認得。
 
相比之下,人族修士所販賣的東西便正常多了,都是些靈光盈盈的法器,法寶,與一些道具而已。
 
他也沒有多逛,略對比了幾個攤位后,便直接尋了個攤位買了個金相性的混沌鐘法寶胚胎,這混沌鐘通體金色,其上銘刻著周天星辰與一些紅色符文,未催動前只有巴掌大小,靈光若隱若現,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金相性的混沌鐘胚胎在一眾法寶胚胎中可謂之最為珍貴,因其威力強大,又極為適合法修,價格便比其他貴上三四倍,花去了顧焱三個金色散幣。而這攤主聽聞顧焱要買十二品蓮臺,攤主便極為爽快的免費贈送了一個。
 
顧焱摩挲著手里的粉紅色蓮臺,頓時有些哭笑不得,看來這十二品蓮臺還真是不太受修士歡迎,但這蓮臺卻是極為漂亮,約是正常蓮花大小,粉紅色的蓮臺之下則是鎏金底座,其上雕刻了諸佛持誦之像,而蓮臺之上則是漂浮著一顆拳頭大小的青藍色琉璃珠子。
 
看來是這蓮臺太為雞肋,才會造成如此現象,顧焱一揮手將蓮臺收了起來,長呼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
 
接下來便是要返回乾元山了,他雖是有些激動與遲疑,但還是一咬牙,直接催動火遁術,身形在一陣火光中消失不見。
 
……
 
乾元山山門一陣空間波動,便見一個絡腮大漢的身形浮現而出,正是顧焱,山門處時不時浮現出弟子的身影,顧焱也沒有引起他人多大關注,最多覺得其眼生而已。
 
望著這滿山的紅楓,不由得生出一股感嘆之意,五十年已過,這乾元山還是沒有多大變化,依舊如故。
 
他駕起遁光,觀其遠去的方向,卻不是金光洞,乃是他之前所居的院落。
 
片刻后,他飄飄然的降下遁光,望著那被五色護罩所籠罩的院落,心中感嘆之意更勝,取出那塊弟子玉牌摩挲了幾下,朝著護罩一晃,便見這護罩悄無聲息的溶出一個可供一人通行的大洞。
 
見狀,顧焱這才放下心來,大步流星的朝著院落走去,若是這弟子玉牌失效,那便是金光洞將他除名了,若是發生了這樣事情,顧焱可不知該如何是好。
 
待他進去之后,護罩彌合如初,顧焱看著這熟悉的院落,過往之事,恍若昨日,不由得面上掛滿了笑意,他閉上眼睛長呼了一口氣,隨后一揮手,將那冰靈狐從識海之內放了出來。
 
這冰靈狐早已醒來,且極有靈性,與顧焱認主后親昵了許多,一出來之后便化作了正常大小,比一匹駿馬略高大些,它低下毛茸茸的頭顱向顧焱蹭了過來。
 
顧焱微微一笑,從錦囊中取出一顆拇指大小的翠綠丹丸,正是風靈丸,冰靈狐極為欣喜的伸出舌頭將風靈丸一舔吞入腹中,神色更為乖巧,顧焱一翻身便坐上了冰靈狐背上的金鞍。
 
隨后,顧焱便感覺到源源不斷的增幅從冰靈狐身上傳來,他面上一喜,又躍下了狐背,但那增幅卻是沒有中斷,他掐訣將冰靈狐收入識海之內,增幅仍是存在。
 
原本騎著冰靈狐在戰斗中不太方便,但如今不騎乘,增幅也沒有斷開,那便是極大的好事了,他身形一抖,化作一道遁光在院落里不斷飛馳,無形之中,遁速也被增強了不少,其心中更喜,怪不得修士對御靈如此推崇,服用過風靈丸的御靈,簡直便是對修士量身定做的一件法器!
 
片刻,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中,顧焱身形恢復原貌,化作一道遁光,破開這護罩,卻是朝著金光洞的方向遁去。
 
這金光洞乃是以乾元山山腹為依,建造的一座巨大的洞府,其中又分為數十個小洞府,火派的掌門,諸位長老,以及一些核心弟子便居住在此地,而其他的一些執事長老與普通弟子只能居住在乾元山各處。
 
顧焱輕車熟路的來到了太乙真人的洞府前,這一路上他并未受到阻攔,那些個巡邏守門的弟子,在五十年內早已換了一批又一批,自然不識得顧焱,雖見其面生,但顧焱輩分高出他們一輩,便不敢上前盤問,他這才順利的來到了此地。
 
往日里,太乙真人的洞府前總會有守門童子,但今日極為冷清,不見一人,顧焱正欲發聲之時,卻見那石門吱呀一聲打開。
 
顧焱面上雖有些尷尬,卻直接進入洞府內,只見這洞府布置一切如舊,太乙真人正端坐在主位之上,微笑著看著顧焱。
 
“多謝師父厚愛,徒兒這才能潛心修煉五十余載,這五十年來徒兒不能盡孝,還請師父責罰。”顧焱行了叩拜大禮,擲地有聲的說道。
 
太乙真人嘆了一口氣,“焱兒,師父并未做些什么,他們礙于朱雀神君與鳥族的勢力才不敢發難,若是換做另一個弟子,定是少不了一番重罰。”
 
“師父言重了,若無師父從中周旋,此事也不會這么容易便壓下。”顧焱抬起頭來,緩緩說道,雖說這五十年來他并未出風月谷秘境,但其中的隱秘他也是知道一些的,若是無太乙真人從中協助,此事捅到三清圣人面前,便沒有那么容易解決了。
 
太乙真人面露笑意,搖了搖頭,“此事就此揭過,你既然回來了,便還是我乾元山的弟子,百花谷的事情,我已經著手讓人去調查,但因背后牽扯太多,卻并無太大進展,若是有了發現,定會先行告知你。”
 
“多謝師父厚愛!”顧焱面露興奮之色,百花谷之事一直是他心中一塊病,此事既然有進展,那便查個水落石出,他心中才能落個安穩,他身上的罪責才會真正消失。
 
但聽太乙真人繼續道,“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最忌諱急功近利,一昧求快,一蹴而就的背后,往往是無法挽回的代價。”
 
隨后其面色極為緩和的道,“暮鼓晨鐘,驚醒世間嗔癡客;經語道聲,喚回苦海迷人。我觀你修為已至聚魂境圓滿,不若靜下心來去好好打磨一番。乾元山內人煙稀少,正適合我輩靜修,你且去罷。”
 
“弟子告辭。”顧焱起身行了一禮,便化作一道遁光離去,待其走后,太乙真人微微一笑,身形亦是化作虛無。
 
……
 
乾元山山脈極為廣闊,除卻一些靈氣密集的地方作為弟子居所所用,其他地方還真是人煙稀少,顧焱尋了一處安然靜謐的地方,環顧四周之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此地靈氣比其他地方差上許多,但卻勝在安靜。
 
顧焱盤膝坐下,正欲放松心神,不料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背后傳來,他皺起眉頭,他已用神識感覺到是一只慌不擇路的兔子,但這兔子背后卻是一只兇神惡煞的野狼窮追不舍。
 
……
 
(未完待續)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