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游記(7)

發布時間:2019-06-06  作者:admin
回到洞府內的許年華很是煩躁的盤坐在靈脈前。
 
“為什么會這樣?這入魔不應該是后面的劇情嗎?我這還沒吃斷魂花,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
 
許年華雙眼漸漸的紅了起來,氣息也變得狂暴,突然偽· 定海珠漂浮出現在許年華的頭頂,一縷縷淡藍色的光芒沒入到他體內,雙眼開始恢復正常,那狂暴的氣息也變得平和起來。
 
“呼,呼···”
 
許年華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將偽· 定海珠一把抓在手里,那清冷的氣息讓他的內心很是平靜。
 
“這偽· 定海珠能壓制我體內那奇怪的氣息,可是,無論是拿著還是佩戴,都太過顯眼,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是給人知道我有個偽先天靈寶,小命能不能保住還是兩說。”
 
許年華想了一下,溝通問道系統,“綁定偽· 定海珠。”
 
“叮,綁定成功。”
 
“叮,檢測到法寶偽· 定海珠,是否設置為本命法寶。”
 
“本命法寶?”許年華一愣,“這應該是那些修仙小說寫的那樣吧,是吧?試下,綁定。”
 
“叮,綁定本命法寶偽· 定海珠,戰力增加5238,當前戰力6362。”
 
偽· 定海珠發出的光芒閃了閃,漂浮起來,許年華張口一吸,將其沉入到丹田內,此刻許年華的丹田內還是灰蒙蒙的一片。
 
凝丹期,煉化天地靈氣,在丹田內壓縮,凝聚,再壓縮,再凝聚,最終形成凝結成丹,而此刻他的丹田內還是灰蒙蒙的一片,偽· 定海珠猶如冷水滴入滾油般,沸騰了整個丹田。
 
“轟,轟···”
 
丹田內灰霧翻滾,圍繞著偽· 定海珠旋轉,漸漸地,形成一個球,將偽· 定海珠包裹了起來。
 
“轟···”
 
許年華的身體不斷傳來轟鳴聲,當他睜開眼時,只見身上覆蓋著黑漆漆的一片,散發著濃郁的臭味,屏著呼吸,將從小冊子上學來的小水球術施展出來,一遍一遍的清洗著自己,半個時辰后,才清洗干凈。
 
好在錦袍有自動清潔功能,要不然他都想哭了。
 
掃了一下四周,地板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灰塵,“這是過了多久了?”
 
打開問道系統,看了一下時間,許年華嚇了一跳,“兩個半月?這一閉眼就過去了兩個半月?怎么沒把我餓死?”
 
再看了一下任務面板,等級還是12級,唯一不同的就是悟道了,居然跳過了煉氣,直接進入塑道了。
 
許年華內視丹田,只見包裹著偽· 定海珠的灰霧變成金光一片,在偽· 定海珠的下方,則擺著三座虛幻的道臺,道臺的中間是一片虛幻的祭壇。
 
許年華點開技能系統,學習了水系技能:滴水穿石。右手一揮,就感覺到空氣中的水分在快速的凝聚著,隨后形成三把冰箭。
 
“疾。”
 
三把冰箭朝洞府的墻壁射去。
 
“轟。”
 
墻壁上浮現出陣紋,將三把冰箭震散,許年華內視丹田,只見三座道臺在施法的過程中猛地發出一陣光芒,又快速的黯淡下去。
 
“該出去了,雖然有三個月的假,但老這樣待著也不行,該去做主線任務升級了。”許年華收拾好自己,拿著令牌離開了洞府,朝著山腰西邊的任務處走去。
 
在他走后不久,他的洞府不遠處走出來兩個高個子青年,若是此刻許年華在此,就會認出,這兩人就是兩個半月前找他麻煩的那兩個。
 
徐青看著許年華走遠的背影,開口說道:“哼,還以為他會一輩子躲在洞府內不敢出來呢。”
 
一旁的李棟接著說道:“看樣子,他應該是要去接任務,走,跟上去看看,要是接的是外出的,那我們哥兩就好好陪這小子玩玩。”
 
“嗯。”徐青點點頭,兩人跟在許年華身后走去。
 
而這一切許年華并不知曉,此刻他想著問道接下去的劇情。
 
“不知道會接到什么任務,畢竟這系統不像是現版本,而是好幾個版本融合在一起。但大抵上應該不會差很多。”
 
“叮,觸發主線任務,青袍門現。”
 
“青袍門是魔族入侵時留下的產物,期內教眾修行魔功,蠱惑百姓,發展教眾,破壞中洲大陸的安定,為制止青袍門的發展,請制止天墉城附近的暴民作亂。”
 
“果然。”許年華剛踏進任務處就出發了劇情,看著任務墻上的任務,有抓妖的,有進秘境采藥的,有幫師門長輩煉制丹藥的,有收集妖獸內丹的。而許年華的目標,則是那個天墉城支援的。
 
將身份令牌朝哪個天墉城支援的任務墻打去,令牌閃了幾下,將任務接下后回到了許年華的手中。
 
“師弟,這個任務對你來說難了點,你確定要接?”
 
許年華回過身,只見明鈺師兄站在他身后,剛剛的話真是他說的。
 
“師兄,對于這個任務我還是有積分把握的,謝師兄提醒。”
 
聽到許年華這么說,明鈺點點頭也再說這件事,而是拿出兩個玉瓶遞給許年華說道:“這任務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我這有兩瓶療傷藥,你且拿去,我想,后面長老們應該還會增派人手跟進這個任務,你小心點。”
 
許年華接過玉瓶,朝明鈺施了一禮,明鈺點了點頭,離開了這里。
 
將玉瓶放入身份令牌內,又去儲物閣將自己這兩個半月存下來的培元丹全取了出來,通過師門的傳送陣,許年華去往了天墉城。
 
就在他走后不遠,徐青和李棟也跟在他身后離開了鳳凰山。
 
天墉城,這座宏偉的古城不僅在游戲里是中洲第一大城,就連現實里也是中洲第一大城,人來人往的全都是修者。
 
進城前,許年華一直盯著城門兩邊的士兵打量個不停,要不是他身上有鳳凰山的身份令牌,此刻估計就被帶走了。
 
那看著瘦小的身體里,有著讓許年華感到恐怖的力量。
 
許年華暗暗咂舌,“在游戲里,城門處的士兵中只有方大剛疑似修者,可現在看,個個都是大神。”
 
轉念一想卻也覺得合理,中洲的第一大城,若是守城的將士是普通人,估計城門早化成灰了。
 
走進城內,各式各樣的修者,五大門派的弟子都可以在這里遇到,而一些修為強大的更是騎著妖獸走在城內。
 
“這應該是坐騎了。”許年華有點羨慕,游戲里坐騎好弄,就不知道這里好不好弄了。收回羨慕的目光,許年華朝夏總兵的官府走去。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