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情緣錄》 第一章 第七節 官道南

發布時間:2019-05-29  作者:admin
第二天清晨,天更蒙蒙亮四人就開始整裝準備出發。官道南是通往中州大陸主城天墉城的必經之路,原由官府組織攬仙鎮與天墉城的村民修建,為了縮短工期,攬仙鎮村民從攬仙鎮方向開始修建,天墉城村民從天墉城方向修建,歷時三年終于修建完成,官府在兩條路的連接處設置了驛站,驛站南側的路為官道南,驛站北側的路被稱為官道北,原本修建成后由官府進行管轄,每天都有官兵在路上巡邏為過往的客商保駕護航,后來因天墉城修煉之人增多官兵人手嚴重不足,官府已無暇管理這里了,驛站被強盜霸占劫掠過往的客商,樹林里妖怪橫行此地已非常兇險了。
 
進入官道南一條平坦的大道將整個樹林分開,四人小心翼翼的走在官道上,樹林里不時的傳來怪物的慘叫聲,這次依然是江垠帶著隊伍:“大家打起精神來,我們要開始戰斗了。”
 
剛說完就碰到五只猴子和三只山貓。
 
天一不屑的說著:“這年頭真是什么都能變成妖怪啊,連這只小貓都成精了。”
 
軒煜依然是第一個出手的,扇子揮出去后那山貓竟然沒有死,四人同時驚呆了,這可怎么辦,本想著一人解決一個兩回合解決戰斗呢, 軒煜一出手尷尬了怪比他們想象中的要難得多,軒煜剛出完手,對面的猴子就已經沖了過來,露出那鐵齒鋼爪對著天一就是一爪,天一的血量降低到了百分之二十,緊接著又一個猴子沖了過來對著天一又是一爪,天一已沒血氣被打倒在地:“快點拉下我。”
 
   三人沒顧上管天一,靜靜的盯著對面的猴子和山貓,江垠同樣的打在軒煜先前打的山貓身上,這才把它打死,剩下的兩只山貓全部打在了沈蕓身上,因為她是全體加點倒是沒有受到多少傷害,其余的兩只猴子分別打在了江垠和軒煜身上,沈蕓和江垠蛇寶寶一起出手也干掉一個猴子,軒煜的兔子全體加的點也沒讓山貓受到多少的傷害,看著地上可憐的天一沈蕓說道:“我來救人你們打就行。”
 
天一說道:“不行啊,你速度太慢了,等你把我救活了可能就戰斗結束了!”天一唯恐自己在戰斗中死去。
 
江垠:“有人救你還挑呢?那不救了你等著上天吧!”
 
天一:“........”
 
軒煜:“我來打剛才我兔子打過得那個山貓,江垠你和你寶寶打剩下的猴子,沈蕓救天一!”
 
大家按照軒煜所說的開始第二回合的戰斗,軒煜首先出手直接干掉已經掉血的山貓,隨后江垠和自己的寶寶干掉一直猴子,隨后三只猴子一起打在了軒煜的兔子身上,一直山貓打在了江垠的蛇身上,四人十分驚嘆這體寶寶的抗揍程度,沈蕓用一棵地云草把天一拉起來,天一直接朝著對面沖去,看著一身的蠻力拿著兩個重錘卻沒有給對面的造成多么大的傷害,看來這等級差兩級傷害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啊。
 
隨后的戰斗沈蕓和江垠負責救人拉血,軒煜和天一負責輸出傷害,又經過三回合的激烈戰斗終于把對面的野怪消滅了,當然這經驗也是非常可觀的,軒煜煉體等級最高是十一級,然后就沈蕓是十級,天一和江垠的煉體等級是一樣的九級。
 
天一:“才子咱倆煉體等級就相差兩級怎么你的傷害比我的還高啊?速度也比我快!”對于這點天一感到非常疑惑,他要是沒有記錯的話依稀的記著才子曾經說過自己的加點是二靈二敏啊,怎么會比自己的三力一體傷害還高呢?
 
軒煜搖著手中的扇子:“沒有發現我手中的扇子已經換掉了嗎?”聽完軒煜所說的大家猜注意到此時軒煜手上拿的扇子確實跟先前的不一樣了,比以前的扇子多了幾根鐵骨。
 
軒煜繼續說道:“此為鏡鐵扇,煉體十級以上才能駕馭,我來中州之前家里人花了大價錢才讓人從天墉城帶到攬仙鎮的。”
 
江垠:“我說呢,你速度快我還能理解,傷害高我也納悶呢,只是沒來得及問,現在知道怎們回事了。”
 
對于各個身世顯赫的隊友,天一的心里五味雜陳,別人都有家里的贊助而自己呢,連自己的家在哪都不知道,也幻想著有一天會有一個大的家族來找到自己,說自己是家族里從小走丟的孩子,然后繼承萬貫家財那該多好呢。
 
江垠和軒煜討論下剛才的戰斗情況,兩人最終達成一致認為有一個體寶寶是十分重要的,剛才就是因為天一和沈蕓沒寶寶才差點滅隊,要是非要捉到寶寶再去練級的話又不太現實,最后決定先給他們兩個人一人捉一個野生的寵物先帶著,不管怎么樣最起碼能把自己拉起來,多一個寵物多一份力量。
 
江垠依然帶著隊尋找著野怪,這次比較幸運只碰到了三只猴子和兩只山貓,三人按照先前戰斗時商量好的對策很快就把三只猴子解決掉了,剩下的兩只山貓四人開始全力捕捉,結果被沈蕓和軒煜捉到,退出戰斗后軒煜和天一交易把山貓交給了天一:“謝謝才子。”天一已經習慣了叫軒煜為才子了。
 
四人繼續戰斗著,兩只野生的山貓也起到了大的作用,兩三天都沒有休息,四人的煉體等級也得到了明顯的提升,軒煜已經達到了十五級,其他三人也達到了十四級,這里的山貓和猴子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什么挑戰性了,四人商量著準備往管道北出發。
 
四人沿著寬坦的官道向北面走去,天一自告奮勇的去前面探路,不一會便跑了回來:“前面有個驛站咱們去那歇歇腳吧。”
 
聽到天一說前面有驛站,三人也確實感到挺累的,便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再離驛站還有百步遠的時候江垠把三人攔了下來:“前面的驛站不安全,那三人根本不像是伺候人的主,倒是像吃人的主,咱們還是從驛站的后面小道繞行過去吧。”
 
三人看著那驛站只有三個大漢在那照顧著生意,也就一兩人在吃飯喝茶,按說這么正午的吃飯點應該人滿為患才行,畢竟整個官道南只有這一家驛站啊,怎么會沒人呢,這里面肯定有問題。
 
天一帶著頭從樹林的小道繞行,一邊走一邊清理著旁邊的雜枝亂葉,雖然四人很累但也不敢冒著生命危險去休息啊。很快三人來了官道北坐在官道北界碑下休息,旁邊坐著很多修煉之人,三兩成群有的生火做飯,有的閉目養神更有甚者竟在旁邊的湖里面游泳,四人這才放心下來很快便睡去。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