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情緣錄》 第一章 第六節 捉寵換錢

發布時間:2019-05-27  作者:admin
轉眼便來到攬仙鎮外,沈蕓想起自己剛來的時候憑借自己以前學到的本領在這里斬妖除魔是的多么的威風,沈蕓右手撫摸著被包扎的左臂“哎!世事難料啊!”
 
沈蕓思考了片刻就開始遇怪,進入戰斗后才發現先前的分析一點用都沒有,遇怪都是隨機的,而且捕捉技能對靈氣的損耗相當大,還有就是身上就一下子就帶不了那么多的寵物,最多的也就帶五只還得來回跑,本來就都是計劃好的一下午怎么也捉個百八十只就夠了,看來自己太天真了,沈蕓無奈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繼續捕捉著。
 
經過來回十幾趟的奔跑總算這錢快攢夠了,于是沈蕓走到河邊脫下長筒靴把腳泡到河里,這一天的來回奔波腳上都快起泡了,沈蕓心疼的撫摸著那雙白嫩的雙腳。
 
“哎!干什么呢?沒看見大爺在洗臉嗎?”一個彪形大漢罵罵咧咧的說道。
 
這一喊把沈蕓了嚇了一跳“對...對不起啊!我這就走。”經過那天晚上的事情后,現在還心有余悸的,說話有點結巴了。
 
彪形大漢卻是不依不饒的說道:“我都用的你的洗腳水洗臉了,你就一句對不起就行了?那我跟你說句對不起你也用我的洗腳水洗洗臉吧!!!”
 
沈蕓想起來剛才好像是自己先來的這里洗腳,他后來的:“明明是你自己后來的沒看見我在這洗腳,現在卻在怪我!要不是我現在手臂受著傷現在就把你剁了!”
 
彪形大漢聽到沈蕓說手臂受著傷邪惡的一笑,便向沈蕓走了過來:“小妞傷到哪了?要不要讓哥哥給你看看啊!”
 
沈蕓抬起右手對著彪形大漢說道:“你別過來昂,我一個手也能把你打趴下!”雖然自己已經是煉體八級了對面是煉體七級但是右臂受傷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心里其實一點信心都沒有。
 
兩人在爭吵的過程中引來了許多在小河周圍修煉的人,都在竊竊私語的說著沈蕓竟然在人家洗臉的上游洗腳,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沈蕓說話更別說幫忙了。
 
正在兩人爭吵時一道紅影直接沖到彪形大漢面前直接進入戰斗回合,等沈蕓緩過神來才發現原來是軒煜,原本緊張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沈妹妹我們沒有來遲吧。”這時江垠也站在了沈蕓的旁邊。
 
沈蕓:“你們怎么來了?不是在給寶寶練等級嗎?”
 
江垠:“是啊,不過已經練起來了,你看軒煜不是帶著寶寶出戰的嗎。”
 
沈蕓向著江垠指的方向看去,軒煜帶著一只兔子正與那彪形大漢對峙,露出羨慕的神情,要是自己有一只這樣的寶寶就好了,這樣就不怕被人欺負了。
 
彪形大漢:“你是誰啊?告訴你別多管閑事!我會讓你后悔的!”看著煉體12級的軒煜帶著兔子寶寶,而自己才7級心虛了不少,本想說幾句硬氣話把軒煜嚇走,可是剛一說完就后悔了,戰斗準備時間已過,軒煜一個健步上去就把他撂倒了。退出戰斗后彪形大漢撿起一雙鐵錘就跑,一邊跑一邊喊:“你們等著昂!老子叫周丘!以后老子讓你們跪著求我!”
 
才子剛要去追就被江垠攔了下來:“切勿上當,窮寇莫追啊!”
 
才子:“就這點小伎倆還敢欺負我沈蕓妹妹,哼!這次算是便宜他了!”隨后對著沈蕓關心道:“你沒事吧?怎么手臂受傷了?快讓我看看有沒有事!”才子幫沈蕓檢查傷口,然后從兜里拿出了金創藥撒在傷口上面。
 
“嘶.....你給我撒的什么啊?這么疼!”沈蕓趕緊用手捂住傷口不讓才子再個她上藥:“本來都快好了,你又給我弄出血了!”
 
才子把剩下的幾瓶藥重新裝進包裹說道:“這個是金創藥,是我門派的師父給我留著的,就是怕我在斬妖除魔的時候出點什么意外特意給我留了20瓶!我自己平時都是舍不得用的!”
 
江垠:“天一呢?怎么沒有跟你在一起嗎?”
 
沈蕓:“天一她在藥店呢,我是出來抓這松鼠賺錢呢,然后給他付醫藥費!”
 
江垠:“醫藥費?你們倆到底怎么了?快帶我去”
 
沈蕓領著江垠和軒煜回到攬仙鎮徑直向萬全藥店走去,路上把他們倆這兩天的遭遇跟江垠和軒煜講了一遍。
 
軒煜:“原來是一場英雄救美和一場美女救英雄啊。”
 
沈蕓:“什么英雄救美啊,我倆差點都到閻王殿報到了!”
 
三人很快就到萬全藥店了,走進藥店看見床上躺著天一身上還纏著繃帶,江垠上前查看著天一的傷勢:“他現在怎么樣了?”
 
沈蕓把弄到的錢給到王老板:“這是6000文,還差您12000文。剩下的我等會再去捉....”
 
還沒等沈蕓說完王老板說道:“沈小姐,剛才那位公子已經把錢交清了。”王老板指著軒煜說道。王老板數著銀票走進里屋。
 
沈蕓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感覺到有朋友在身邊是多么的重要,對著軒煜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
 
軒煜趕忙過來扶起來沈蕓:“沈姑娘你這是什么話啊,本來天一也是我的朋友啊,只不過你真的是受累了!”軒煜看著沈蕓的胳膊真心感覺這個朋友值得交。
 
沈蕓:“那你的錢我以后了再還你吧。”
 
軒煜開玩笑的說道:“什么錢不錢的,等到天墉城了我要到最好的飯館吃飯,這頓飯你得請哦!”
 
沈蕓:“沒問題,請你吃大餐!”
 
兩人正說著王老板從里屋走了出來,雙手端著一個像觀音菩薩玉凈瓶一樣的東西,走到天一的身邊把天一扶坐起來,瓶口對著天一的嘴倒去,只見從里面流出三滴晶瑩剔透的水滴滴落在天一的嘴里,王老板把天一放下:“你們的朋友再有兩個個時辰就能行動自由了!”
 
沈蕓看著傷勢嚴重的天一對著王老板說道:“你給我朋友吃的什么啊?怎么會有這么好的療效呢,不會是有什么貓膩吧!”
 
王老板有點不高興了:“放心吧,這點醫德我還是有的。”說完不再搭理沈蕓他們,只顧著收拾著自己那些藥材。
 
江垠他們三個人緊挨著守在天一的身邊,生怕再出點別的什么事。沒一會天一醒了過來,正準備起身胸傳來了微弱的陣痛,天一趕緊用手捂著胸口:“嘶.....”
 
沈蕓捏了捏自己的手臂,已經感覺沒有痛感了,就小心翼翼的把外面包的繃帶一層層的拆下來,胳膊竟然完好如初,一點痕跡都沒有了,沈蕓暗暗想到“以后有機會了一定要好好報答一下軒煜”剛把自己手臂上的繃帶拆完就看見天一醒來,趕緊把天一扶起來:“你感覺怎么!”
 
天一看著守在旁邊的三個人心里也是十分的感動:“我沒事的,謝謝你們。”天一說著用手摸摸了胸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有間歇的陣痛倒是也沒什么事。
 
看著天一沒事沈蕓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了,倒是自己感覺有點體力不支了:“你們看著一天,我先回客棧休息了。”
 
江垠:“嗯,你快去吧,這有我和軒煜呢放心吧,晚上在客棧好好休息,明天咱們就得去官道南了。”
 
沈蕓走到門口看了一眼天一:“那明天早上見。”沈蕓搖晃的走在街道上,兩天兩夜的不休息、手臂受著傷和心里的壓力已經快把這個初出茅廬的姑娘壓垮了,終于挨到了客棧,沈蕓剛一挨著床就昏睡過去。
 
藥店里三人互相交談著這兩天的經歷,天一真羨慕兩人有了自己的寶寶,心里想著以后一定要有比你們更好的寶寶,但嘴上卻說道:“我隨便有個寵物就心滿意足了,只是老天太不眷顧我了!”
 
軒煜:“以后肯定會有更好的等著你呢!走吧,咱們也去客棧休息了,明天咱們去官道南!”
 
江垠走在前面,軒煜攙扶著天一走在回客棧的路上。天一心里盤算著:“明天終于能到官道南了,離回家又近了一步,回到家以后再也不出來了,外面真是太兇險了!”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