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傳(五十九)

發布時間:2019-05-06  作者:admin
第五十九章:求醫問藥
 
(上回說到,顧焱狂性大發,傷了懷謹和懷慎……)
 
見他們二人言語極為混亂,顧焱也便沒有再理他們,雙手結了法印直接去觀察懷謹與懷慎的傷勢,片刻后顧焱收了法術,口中喃喃道,“兩位師兄傷勢極重,若再不醫治,怕是會有性命之憂……”
 
顧焱轉過身來,朝著二人道,“你二人可知,到底是誰下的如此毒手?”
 
那兩個藥材商人猛地一怔,眼中盡是疑惑,微胖的那人抬起頭來,顫顫巍巍的道,“上仙……您不記得了嗎?是您親自動的手呀!”
 
顧焱瞳孔猛地一縮,心中一緊,那段丟失的記憶,莫非便是自己動手傷了這兩位師兄?
 
只聽那人繼續道,“上仙可知,當時的您雙眼血紅,一副擇人而噬的模樣可嚇壞了小人!”這人一臉后怕的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小人本是跟著兩位道長來做些生意,如若這兩位道長身死,小人這趟生意可就泡湯了……”
 
顧焱并未理會他,自顧自的內視體內的法力,卻并未發現有異常。自己突破到塑道境中期,或是斷魂花和九轉金丹的藥效并未完全被煉化,或是白邦芒所贈的靈氣過于精純,可這幾樣東西,莫不是修道者夢寐以求之物,怎么使自己走火入魔?
 
如今還是救助他們要緊,若是他們身亡了,即便自己是鳥族的殿下也脫不了干系了……想起先前蓬萊使者所贈的玉簡中曾記載,百花谷六中有一修成人身的白鹿精,名喚醫仙子。其道法雖不精,但其醫術卻是聞名遐邇,極為高深,比起終南山玉柱洞的第一代弟子也是不逞多讓。
 
如此想著,顧焱便欲去尋醫仙子幫忙,看了看地上的懷謹和懷慎,又看了看那兩個藥材商人,顧焱掐訣卷起二人的身體,輕飄飄的丟下一句好自為之,便駕起遁光,往百花谷六遁去,留下那兩個商人面面相覷……
 
……
 
百花谷六:
 
“荷塘風月應猶在,落木飛花有誰憐?抓不住的,終究會成為過往……”一處極為幽靜的湖心島上,坐落著一棟青色的竹樓,女子幽怨的聲音從島上淡淡傳來。
 
這湖心島上栽滿了奇花異草,十分惹眼,湖面上還生長著形狀各異的靈花,不時有五色靈光閃動,看起來尤為旖旎。一個眼角有痣,容貌極美的白衣女子正坐在石桌旁,翻著一本詩集,口中不時輕輕吟唱著,時而展笑,時而顰眉。
 
她時不時撫摸著這詩集的封面,面露追憶之色,如在撫摸心愛之人的皮膚一般,忽的遠處有一道赤色的遁光,向這湖心島飛遁而來,轉眼間便到了這湖心島上。
 
這女子正是醫仙子,見那遁光快速向這里遁來,她皺了下眉,放下手中的詩集,正欲迎上去時,卻見來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其身后的霞光還托著兩人,那兩人一副昏迷,生死不明的樣子,來人正是前來求助的顧焱,他一路飛遁,不到一個時辰便尋到了這醫仙子。
 
“可是醫仙子?”顧焱連忙問道。
 
此女微微一笑,道,“奴家正是,不知小哥……”還不等醫仙子說完,便見顧焱一揮手,那霞光便托著懷謹與懷慎到了醫仙子面前。
 
這醫仙子面色一凝,纖纖手指一彈,兩道細若發絲的光芒便從指間彈出,直直鉆入了懷謹與懷慎的眉心之中,片刻后其收了法術,緩緩道,“這二位氣息遲滯,面露死氣,看來受傷頗重……不知這兩位受了什么傷?如能知曉根源,或許能找到更好的治療辦法。”
 
“二位師兄因我……不”顧焱忙改口道,“有人以五派法術打傷了他們,其中委實無奈的很……在下眼見兩位師兄性命垂危,一時束手無策,只得前來叨擾仙子了……”
 
“原來如此。”醫仙子若有所思的收了法術,“這二人被人以重手傷了根基,幸虧送來的及時,否則縱是仙丹妙藥也難起死回生。不過,二人傷勢過重,尚需一些緊缺靈藥……”
 
醫仙子皺了皺眉,信手一揮,白色霞光一閃過后,空中多了數十根半尺來長,頭發絲般細的銀針,其上銀光閃爍,望之不由得使人心寒。只見醫仙子雙手十指如車輪一般連彈,那些銀針也紛紛沒入了懷謹和懷慎的身體之中,只留寸許長留在身體外,“奴家尚需以針灸吊住二人性命,收集靈藥的事情就交給你啦!”
 
“仙子尚且需要什么靈藥?如有差遣,盡管吩咐!可是如今事情緊急,怕是兩位師兄撐不到我尋藥回來……”顧焱眉頭一皺,有些擔憂的問道,若是這醫仙子需要的靈藥世間難尋,再或者是浪費的時間過長,那這事便麻煩了。
 
只見醫仙子無可奈何的一笑,一番話讓顧焱沒了后顧之憂,“小哥想哪里去了?若是世間珍惜的靈藥,一時半會也尋不到,更別提救你這兩位師兄了。這湖面上有不少沉香蓮,有固元安魂,補精益氣之效,你去幫奴家收集一些,對了,這小湖上游還有不少稀世花蜜,如百日菊,鳶尾鳳,美人櫻中的花蜜,對活血化瘀,造骨生肌有莫大療效。小哥且快去快回吧,人命要緊!”
 
“在下這便去!”說罷,顧焱便化作一道遁光往小湖上游方向遁去,醫仙子也一掐訣,牽引著二人的身體到了竹樓內……
 
片刻后,顧焱一手拿著幾株靈花,另一手拿著半尺來高的白玉瓶往竹樓內遁去,醫仙子見狀,便問道,“可收集好了?”顧焱微微一笑,便將手中之物交于了醫仙子。
 
“有勞小哥了。”醫仙子接過后道了一聲謝,檀口一張,便見一個寸許大小的銀色丹爐攜著些許霞光迎風變大,穩穩的落在了地上,此丹爐比尋常的丹爐小了一些,但卻勝在精巧,其上雕刻了無數花草,還有一對正在低頭食草的梅花鹿。
 
那丹爐落地之后,爐蓋自動漂浮起來,醫仙子將手中的靈花與花蜜依次放了進去,爐蓋輕飄飄的落下,只見其雙手掐了一個法決,朝著丹爐一打,輕喝一聲“疾”,那丹爐便緩緩漂浮起來,離地三尺有余,隨后丹爐表面上開始透出白光,飛速旋轉起來,但卻不見爐底下有任何火焰在烘烤丹爐。
 
隨后,醫仙子便席地盤坐,閉上了美眸,身上透出霧蒙蒙的霞光,似是在與丹爐呼應。
 
見狀,顧焱便有些疑惑,這煉藥的方式還真是奇特,乾元山一脈善煉丹,但必須借助火焰之力方可,但這醫仙子的煉藥之法卻是與尋常的方式背道而馳,簡直是聞所未聞。
 
但顧焱也并未出言詢問,只是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約是一刻鐘后,丹爐內開始有淡淡的幽香傳來,介于花香與丹香之中,聞之使人精神大振,顧焱也不由得對這醫仙子高看了一眼,更加篤定了她的醫術。
 
……
 
約是一個時辰后,丹爐傳來的香味開始漸漸消失,醫仙子睜開雙眼,眼中透出一絲驚喜,隨后輕喝一聲,那丹爐便緩緩落地,其身上的霞光與丹爐之上的光芒開始同時消退。
 
待那丹爐上的白光徹底散去,恢復到原來的樣子,醫仙子輕吐了一口氣,“這濟世回春露總算是大功告成了!”其略一掐訣,手中便多了一個透明的琉璃藥瓶。
 
其將那琉璃藥瓶祭起,隨后藥瓶瓶口處霞光大放,丹爐的爐蓋也自動浮起,只見一道道細細的綠色液體從丹爐內部飛出鉆入了琉璃藥瓶之內。
 
……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