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第一章 第一節 初入中州

發布時間:2019-04-22  作者:admin
封神榜敕封千年之后,截教通天教主暗助被太乙真人打回原形化為骷髏山頂一塊頑石的石磯娘娘復生,令其廣收門徒招攬人才,并拉攏人道、西方教派等勢力趁仙界大劫降臨之時,準備再與闡教決一死戰!
 
在東海漁村,世世代代以捕魚為生的漁民有一天突然發現離他們村子不遠的海面上,竟然出現一個異常美麗的仙島。在天墉城,熙熙攘攘地街道上突然多了一些身著奇裝奇服,行為舉止十分可疑之人。在攬仙鎮,一個平凡冷清的小鎮上突然間熱鬧了起來,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俊男美女絡繹不絕。
 
初春的清晨,濕潤潤的海風輕輕的掃著,從殘破的窗戶吹進來,天一努力的睜開雙眼,腦子還很迷糊,都怪自己貪杯昨夜和藥店老板喝的太多了,本來想著和藥店老板認識能沒事的時候蹭點酒喝,發展到最后卻是藥店老板沒事就拿來剛釀的藥酒讓他試酒,都把他當成實驗品了,沒辦法誰讓他和藥店老板是對門的鄰居呢。拖著沉重的身子,一晃一晃的起床、洗漱,然后拿上稍微殘破的漁網準備去捕魚。剛出門就看到藥店老板在門口收拾準備去采藥:“天一,你可以啊,那么大的劑量都沒事,快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什么異常”。天一無奈的搖搖頭都不想搭理他,藥店老板小跑過來在他身上一頓亂摸,嚇得天一用足了吃奶勁一口氣跑了好遠才敢回頭罵道:“老頭子你再讓我試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就把你店砸了”。天一扭頭就跑就剩下藥店老頭在身后嘀咕著什么。轉眼來到海邊跟船夫打了個招呼,就乘著自己的船出海打漁了。看著烏云密布的海面想著找個僻靜點的地方隨便捕點魚就行,不想冒著生命危險出海太遠了,架船來到一處向外伸出的斷崖,拋出漁網自己躺在船板上等著魚進網。躺下沒多久感覺海風一吹昨夜的酒勁又上來了,竟然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沒多久就感覺自己的腦子里出現一片刺眼的光,一位身著道袍、腳踏祥云的中年男人背對著自己:“天一,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關門弟子,我會傳你無上法力助你得道成仙,你可愿意”。本來就迷糊的天一更蒙了:“我,我,我想想。”天一一時都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呢就被強迫拜師:“此為拜師契約,滴上你血后你以后便是我的弟子了,但是如今你的修為尚低需要自己多多磨練才行,等到你脫胎換骨之時我便來接你傳你無上法力”。天一的手不自覺的就伸到了契約上手指竟然自己流出了鮮紅的血滴,當血滴到契約上后發出刺眼的光芒便消失在空中,中年人也向前邁著悠閑的步子遠去,看似閑庭若步卻已至千里之外:“修行道路艱難無比,切記修身、修行再修神”。
 
天一猛然驚醒,揉揉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圓形的臺子上,身邊還有一個老頭:“小道友醒了我乃多聞道人”。天一仔細打量著這個老伯,一身似道士的素衣一副為人皆白暫,鬃鬃頗有須的樣子,似乎還帶有一縷的仙氣,一手捋著胡子一邊樂呵呵的說到:“現在道友可能不認識我,以后咱們會經常見面的”。天一趕緊起身鞠躬:“請問這位仙人這個是什么地方啊離東海漁村有多遠啊”“我可不是什么仙人,只是修行過幾次而已”多問道人正正了衣冠繼續說道:“這里是攬仙鎮,離東海漁村有幾千里吧,而且需要經過管道南跟管道北再到天墉城坐車就能到東海漁村了,”“多謝仙人指點,再煩請仙人告訴在下這管道南和管道北怎么走啊”天一還是一頭霧水突然間這么多的陌生的地名自己記都記不住更別說自己走回去了。多聞道人仔細打量著這個五尺多的壯漢搖了搖頭:“雖然你健碩有力但是此去路途遙遠并且路上時長有怪獸出沒,我看道友此去是兇多吉少啊,怕是沒回到家就進到怪獸的肚子里去了”“怎么回個家這么艱險啊,這可怎么辦啊”天一顯得有些焦急。多問道人指著門口一些奇裝異服的人說:“他們是來這里修行的,你就跟他們一起修行吧,不緊能強身健體還有機會得到升仙呢”說道這里多聞道人仰著頭眼中略微有些濕潤,轉身向屋里走去。天一伸手想攔下老頭多問點東西,多聞道人卻已到屋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這才想起自己在夢里拜了一個仙人為師才來到這里的,難道自己有莫大的機緣?可是自己連拜的是誰都不知道,想想還真尷尬,算了還是想辦法回家吧,自己的小日子過得挺好的。腦子里想著這些已經走到了門口,天一低著頭走在路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哎呦”一聲把天一從發呆中拉回現實,“你走路不看人啊,疼死我了”天一趕緊把撞倒在地的一位美女扶起來:“對不起美女,對不起我 我 我不是故意的”說話間打量這個身穿一身水藍色旗袍,頭上飄揚著水藍色的長發,白暫嬌小的臉龐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似一位初入凡塵的仙子,天一說話都結巴了。“看在你這么誠懇的份上原諒你了”美女說完轉身要走,卻被天一一把抓住,“你這人怎么回事我都原諒你了,怎么還不讓我走了”天一連忙解釋道:“不是得美女,我剛來到這里.....修行”天一想了下還是說自己來修行的吧要說不知道怎么回家感覺太丟面子了接著說道“不知道這里的情況能不能麻煩姑娘帶我一程呢”。江垠仔細打量著這個身穿粗布的壯漢心里琢磨著:看著這個人挺憨厚的,有這么個壯漢跟著也挺好,給自己壯壯膽子干干體力活什么的自己也省心的多。“既然是我帶你,那你以后跟我的時候就得事事聽我的,如果我發現你有圖謀不軌的心思,我就會狠狠的教訓你,別看我瘦小我可是從小練武的”江垠比劃著拳頭說道。天一看著那嫩白的小拳頭,再看看自己的手臂不禁搖頭笑出了聲“你笑什么,是看不起我嗎?”江垠說著就要打過來,天一連忙揮手擋住“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能跟美女一起高興而已”“哼,這還差不多”江垠雙手交叉在胸前仰頭繼續說道“你叫什么啊”“我叫天一”天一趕忙回答道,“哦,我叫江垠,咱們走吧”江垠走在前面后面跟著天一這個大塊頭。
 
攬仙鎮上人頭攢動熱鬧無比,各個叫賣聲此起彼伏。一會功夫便來到了威揚兵器店,張老板正在門口支的大火前打造兵器,露著半個臂膀的他顯得格外強悍,周圍圍著幾個等著買兵器的修行者。江垠上前一步“張老板前些日子訂的長劍打造好了嗎”。張老板聞聲抬頭“江小姐訂的貨肯定準備好了,我這就進屋子給你拿”。張老板放下手中的鐵錘走店里,江垠和天一隨后也跟了進去,店面不大但武器卻十分齊全,像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樣樣都有,天一走到武器架前試著架子上打造好的兵器,挨著拿在手里掂量著。此時江垠已經拿到自己的長劍了,看到天一在看武器打趣道:“要不你也選一件趁手的兵器?有了兵器也好修行”。天一心想這樣也好,最起碼能防身用,多聞道人那老頭也說了路上很多妖魔鬼怪的,自己科不想成為他們的腹中餐。天一把武器挨著看了一遍后感覺手里拿的這對銅錘挺不錯的“老板這個多少錢啊”“500文”天一掏著羞澀的衣兜臉上漏出尷尬的表情“老板能不能便宜點”“張老板給你錢,他的錢我給了”江垠說著把錢放到張老板前面的木桌上轉身出去了,天一也拎著兩個大銅錘跟了出去“咱們往哪走啊”“去為民除害、鏟除妖魔啊”江垠不屑的回答道,“就咱們兩個行嗎?”天一一臉狐疑的問道,“我都不怕,你長得那么壯怕什么啊”江垠說著來到客棧門口“天色不早了咱們今天早點休息明天出發去鎮外面看看”“趙老板來兩間上等客房”“不好意思啊江小姐只有一間了,要不您將就一下”江垠回頭看了下不知在想什么的天一“好吧那就開一間”“江小姐、這位公子樓上請”小二在前面帶著路來到了房間,“晚上就在這將就一晚吧,我睡床你睡地上”江垠把包裹扔到桌子上就躺床閉目養神了,“江小姐你對這里還挺熟悉啊”“嗯?來的時候家里都給安排好了”江垠眼都沒舍得睜,“那你能給我說介紹下嗎”“介紹什么啊?”“比如說這個小鎮啊、明天咱們去哪啊、還有街上那些奇裝異服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啊”“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真是個大白癡,明天再給你說吧,趕了一天的路有點累了”江垠翻個身沒有再往下說。天一走到窗前看著夕陽映照的攬仙鎮,攬仙鎮的南面有條河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光顯得格外的耀眼,上面兩座石拱橋顯露著時間的痕跡,東面一座大山威嚴高聳,北面的一條大道穿過攬仙鎮的牌坊一直通向遠方,西面太陽散發著最后一點光芒馬上就要落山了“真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啊”天色漸漸暗了起來,十幾座木質的庭院組成的攬仙鎮亮著稀疏的燈籠,街上走動著三三兩兩帶著兵器的人。莫名其妙的來到這里還得自己想辦法回去,這要是在東海漁村早和藥店老板那老頭喝起來了,一天不見那老頭好挺想念他的,“不行明天得想辦法回去,這外面有點兇險,我還想多活幾年呢,算了不想了早點睡覺明天還得趕路呢”天一嘀咕著直接坐在窗戶下的木板上靠著墻睡著了。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