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新聞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新聞 >

問道傳(五十一)

發布時間:2019-03-09  作者:admin
第五十一章:詭異女子
 
(上回說到,顧焱在百花谷三遇見了一個慌不擇路的匪首……)
 
“閣下到底因何事驚慌?在下與你素昧平生,怎會引得你如此仇視?”顧焱淡淡的瞥了這匪盜一眼,看似不經意間的問道,“對了,先前在百花谷二到處尋找魔尊寶物的那伙強盜,與你是什么關系?”
 
如此一問,這匪盜越發驚慌,但想到方才顧焱輕輕一擊便將自己打到的情形,想必殺了自己也費不了多少力氣,便誠惶誠恐的說道,“實不相瞞……那伙人正是小的弟兄。小的隨大頭領……前來接洽魔尊寶物,為確保安全,大頭領……令小的暗中潛伏,豈料……一晃眼的功夫,大頭領就斷氣了……而后,小的就跑到這百花谷三來了,這才僥幸撿回一條賤命……”
 
說到此處,這匪盜一臉的后怕之色,想起當時的景象,他就忍不住渾身一哆嗦,背后盡是冷汗。
 
“怪不得爾等大頭領不見蹤影,那么兇手是誰?”顧焱想起初入百花谷的時候的那團血跡,想必便是那大頭領的血了。
 
“那兇手乃是五派弟子,聽說是云霄洞明字輩的高手……”這匪首頓了頓,見顧焱眼神沒盯著自己,說話之間越發利索起來,“那人手持一柄長槍,照面之間便殺死我家大頭領。哎,大頭領怎么會如此糊涂,那人身為名門正派,豈會真正看得起我等蟊賊……”這匪盜不由得在心底嘆息了一聲,他們這些人的性命恐怕在五派弟子的眼中不值一提,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陣悲涼之意,也不知自己能不能在這人手底下討得生路……
 
“原來如此。”顧焱點了點頭,“可是,那人怎么會親自與爾等接洽?是否為了那個什么魔尊寶物?”匪盜口中所說之人十有八九便是明逸師兄,沒想到這明逸師兄竟也在暗中收集著魔尊寶物,還裝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真是偽裝的深沉!
 
這匪盜嘆了一口氣,“小的并不知曉,只知大頭領與之接洽有段時間了,近來有人在收集魔尊信物,報酬不菲,我等慕名而來。然而我等生為一介蟊賊,沒有高深道法護身,只好將寶物轉手與人,從中撈取報酬。只是萬萬沒想到,這五派中人一樣不擇手段……頭兒多次念叨,‘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由不得我等不信啊……”
 
“如此說來,你等并不是青袍門之人了?”顧焱一挑雙眉,之前想著初次與匪盜們相遇,其中有一人乃是望月堂弟子偽裝而成,自己便認為那些人均是望月堂弟子,現在想想倒是入了魔障,應該是望月堂弟子混入了這些匪盜之中才對!
 
“小的自然不是那勞什子青袍門之人了!”這匪盜身子一顫,連忙解釋道。
 
“之前所發生的事情,在下稍后自會查證,我且問你,那塊魔尊寶物呢?”顧焱淡淡問道。
 
“這……小的是真的不知情……”匪盜一臉無奈之色,等他見到顧焱掌中冒出一團紅光時,無奈瞬間變成了恐懼,連忙叩首道,“道爺饒命!小的是真的不知道!道爺饒命!饒命啊!”
 
見這匪盜是真的不知情,顧焱心中小小的無奈了一番,手掌一翻,那紅光便瞬間消散了,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你且好自為之!”說罷,便化作了一道遁光,幾個眨眼間便沒了蹤影,留下這匪盜呆呆的留在原地……
 
……
 
明逸師兄到底有什么秘密呢?罷了,事情終究有水落石出之時,屆時,便要看他如何解釋了,還是先這探查一番吧……如此想著,顧焱便將法力注入雙目之內。
 
頓時,其雙眼便化作了半透明的金黃之色,其中光彩流轉,尤為詭異。自他覺醒朱雀血脈之后,血脈優勢也便慢慢展現出來,不僅修為飛漲,還多了幾門不可思議的神通,這雀瞳便是其一。鳥類本便是以速度和視力見長,朱雀一脈身為鳥族共主,修為若是到了深處,一雙雀瞳更是能一視萬里,能看破諸多玄妙的隱匿變化與禁制。
 
但顧焱修為如今只是塑道境初期,這雀瞳他使出來,也不過只能看到百里之內的景物,看破一些小禁制罷了,但在這小小的百花谷中也足夠了。
 
顧焱聚精會神的探查著,忽的他眉頭一皺,加快了遁速。片刻后,他在一塊草木茂盛之地降下了遁光。那碧綠的草地之上赫然橫躺著幾具尸體,四周草木均是有著不同程度的焦痕,地上還撒著不少新鮮的血液。
 
單手一揮,一道紅光從顧焱掌中噴出,罩住了這些人的尸體,片刻后,顧焱便撤去了法術,袖子一揚,將平地轟出一個大大的土坑,將這些人尸體掩埋了進去。
 
果然,這些人死因均是內部五臟六腑被焚燒殆盡,如一個空殼一般,與殊恒,元安兩人的死因一模一樣……
 
這四周的血液尚且新鮮,看來兇手尚未離開太久,倒不如追上去一探究竟,如此想著,顧焱便沿著草木焦糊的痕跡一路追了上去……
 
……
 
一位身著紅衣的纖弱女子正漫步在百花谷三中,每走一步,足下的青草便會焦糊,遠處望去,如一條漆黑小道在此女腳下延展。此女眉目如畫,眉間一顆朱砂痣更添了幾分風情,但她雙眼乃是淡淡的紅色,不似常人,且滿臉兇煞之氣,硬生生破壞了此女的一副好相貌。
 
忽的此女停了下來,嘴角詭異的勾起一抹微笑,雙手掐了個決,周身泛起紅光,隨后光華一閃,整個人便憑空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一個十六七歲的白凈少年降下遁光,到了方才那女子駐足之處,這少年正是顧焱,此刻,他一臉古怪之色,口中嘀咕著,“奇怪,此處便沒了焦糊的痕跡……”
 
忽的,顧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皮膚如被針扎一般,似是一股兇煞之氣襲來,“何方妖孽,還不現出原形?!”
 
顧焱猛地一轉身,將羽扇暗扣在手中,同時謹慎的盯著四周,忽的其身前光華一閃,之前那女子便面無表情的浮現出來,顧焱打量了幾眼,眼皮不由得跳了幾下,這女子的修為已經是聚魂境初期,且滿臉煞氣,定不是什么善類,想必之前一些五派弟子的橫死均是其所作為。
 
觀其衣著,與顧焱的乃是同樣的制式,是乾元山金光洞二代弟子之衣,還不等顧焱開口,此女渾身溢出兇煞血戾之氣,擇人而噬的血紅目光盯著顧焱,隨后,其竟然咯吱一笑,口中有些癲狂的說道,“焚我元軀,灼我神魂,世間萬象,盡為歸墟——殺無赦!”
 
話音未落,此女身上紅色光芒向外爆裂開來,直刺的人睜不開雙眼,其雙手朝天一頂,連掐了幾個法決,便見方圓數十丈內的天空都變得火紅一片,從中飛射出無數如流星一般的火焰,向顧焱圍剿了過來,此女一出手便是殺機凌冽,不留一絲余地。
 
見狀,顧焱將猛地催動身上的法衣,瞬息之間,便見無數大小不一,不同種族的鳥兒從法衣上飛出,清鳴一聲便化作了一個七彩斑斕的護罩將顧焱護在了其中,將那些攻擊盡數擋了下來。
 
雖說那護罩表面不斷產生如漣漪一般的波紋,但法衣之上飛出的鳥兒卻不盡其數,那護罩雖看著岌岌可危,但卻并未破碎,一時間,竟與那女子的法術成了僵持之勢。
 
顧焱見此,長呼了一口氣,雙眼變得凌厲起來,既然此女一開始便下殺手,毫無留手,那也不要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了!如此一想,其便盤坐了下來,雙手掐了一個古怪的法決,身上放出了金紅色光芒,將其身形淹沒了進去。
 
片刻之后,其猛地一睜開雙眼,瞳孔化作了金黃之色,雙臂也化了羽翼,肩胛之處探出一對稍小的羽翼和兩條長長的翎羽,顧焱竟是現出了朱雀真身!其口中一陣清鳴,一震四翼,便如一道流星一般沖開了那女子的法術的圍剿……
 
(未完待續)
 
 
關鍵字: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