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攻略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攻略 >

問道小說之用半顆心,換一世沉淪(下)

發布時間:2017-06-14  作者:admin
我醒來的時候是一百年之后,此刻我已飛升成仙,但究竟是怎么飛升的,我是一點兒也記不得了。
只聽得師兄們說是一百年前的某一天,我莫約是喝了少許六師兄那埋了百年的酒,又有少許不勝酒力,然后邁開腳丫子一路撒歡,一眾師兄弟攔都攔不住。
最終發完酒瘋的我躺在了十里坡的某條山溝溝里,師兄們找到我的時候就已經飛升成了仙,又莫約那山溝溝的水太過于渾濁我又喝了不少,所以成仙的我又窩囊地睡了一百年才蘇醒。
飛升成仙之前是要渡劫的,也有許多修仙之人渡劫不成丟了性命或者墜入魔道。而我單單是發了次酒瘋就飛升成功,只是這種得了大便宜的荒唐事,我竟一點印象都沒有,話說到這里我真要帶點可手的重禮去探望下我那六師兄了。
又話說在我沉睡的百年間,起了場大火,燒了半座乾元山,連同后山處我那小宅院也燒成了灰燼,蘇醒之后我不得不賴在師父的金光洞白吃白喝混了些日子,期間師父他老人家一直閉關修煉,因此我未能見上一面。
百無聊賴之下我又提了一壇子酒去了九師兄的宅院,九師兄喝了少許酒,便說起了少許往事。
百年前乾元山曾下過一場大雪,師妹在那場大雪中救回了一位令郎,令郎傷好之后向師父提了親,師父應允了。那時全山弟子都在為師妹籌備這場婚禮,風風光光地送她出嫁。
九師兄抿了口酒,陷入了回憶里,那天黑夜,山頂風云驟變,有人祭出了九天玄冥劍,就在師妹宅院的方向。我心里預感不好,當我趕曩昔的時候還是遲了,師妹躺在血泊里,‘煉獄火海燃燒著她的左心,那令郎高舉著九天玄冥劍,劍鋒上染了師妹的血,我無暇于其他,帶著生命所剩無幾的師妹奔去了師父的金光洞,師父說,那是師妹與那令郎間有一段未了的孽緣,也是師妹的劫數。
后來呢。我正琢磨著九師兄口中的師妹是何許人也,在我沉睡前師父座下只有我一位女弟子,莫不是師父善心大發又從哪個山坑里抱了一女娃娃。
后來。九師兄醉意更深,口氣似悲嗆,師父用一萬年的道行作祭將她的左心剜去,剜心之痛她未吭過一聲,空泛的眸里滿是淚,似乎要流干了一樣。
再后來呢。
再后來師妹終究沒能挨曩昔,香消玉殞了。
我正要可惜這位素未蒙面卻英年早逝的小師妹,九師兄突然抓起了我的手,大約是把我當成了那短命的小師妹,是師兄無用,未能護你周全,愧為你的兄長,前塵往事你能忘了也。。。。說罷便睡了曩昔。
即使過了一百年,九師兄酒品仍未見長啊,從九師兄的宅院出來,天色尚早,趁著酒意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后山處,那里有一棵光禿禿的老楓樹。
我走到那棵楓樹下竟有種恍如隔世的幻覺,醉意襲來,我似乎做了一個夢,夢里,滿天紛揚的火紅楓葉,有個藍色瞳孔的少年閃著明媚的笑容在楓樹下輕搖著紙扇,衣袂飄飄。
待我想走近些,那雙藍瞳縮緊,眼里盡是陰冷,手里的紙扇化為白刺進我的心口,右心突兀地跳動了一下,是那種煙火徒逝的遺憾,那種緣分終盡的悲惋,那種再無瓜葛的荒涼,仿似要揭開面紗,喚醒記憶。
右心一下接一下猛烈地跳動,扯著我的胸膛像要撕開一般,耳邊傳來師父空絕入心的聲音--一生化一瞬,一瞬復何與?一世化半心,半心又何求?
我乍但是醒,腦海中萬丈金光一剎繁盛,抬眼望去,沒有漫天飄落的火紅楓葉,也沒有明媚笑容的藍
瞳少年。
我知道在我的心口處,有一塊地方,是空了。

關鍵字:百年之(1)沉淪(1)半顆(1)之用(1)醒來(2)小說(25)一世(6)是一(5)時候(46)問道(1536)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