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費有效

問道攻略

推廣員主頁 > 問道攻略 >

問道以我三生煙火,許你半世迷離(二)

發布時間:2017-06-12  作者:admin
第二章:離意

玉苜有些許疑惑,道,“師傅有何事需要和徒兒商討?如此緊急?”那少婦正色道,“自是有大事,苜兒,你還記得你是如何拜我為師嗎?。”

聽聞此言,玉苜神色有些暗淡,道,“自是不記得,師傅曾說,我本攬仙之人,在我三歲那年,鎮子上生了瘟疫,十分難纏,天墉城的名醫也束手無策,此事鬧的過大,傳的沸反盈天,天界亦知曉,后通靈藥王下凡醫治,才解決了此番災難,鎮子上的居民也因那次天災去了很多,我的雙親亦是如此,只留了我一人,師傅也曾參與此次的救助中,見我天資不凡,便收我為徒,細算來,已有十五載,但是,為何對于那次瘟疫和三歲之前的事情,徒兒一點也沒有印象?”

那宮裝少婦道,“彼時你才三歲,能記得何事物?你乃水木之身,天資甚高,父母已經仙去,我不忍浪費你天資,更不忍你孤苦伶仃,便收了你為關門弟子,若你未踏上修仙之路,怕是已經相夫教子,嫁為人妻,也不用在這亂世中修仙,更不用經歷這世間的磨難,苜兒,你莫要怪師傅。”說罷,這宮裝少婦也是仿佛有無限心事,暗自神傷,玉苜急急忙忙道,“怎會怪師傅?若無師傅的養育,苜兒能不能活下來也是一樁事情,且師傅教我許多神通神通,苜兒感激都來不及,怎會有其他想法?這十五載,雖說為師徒之名,但是師傅待我如親女一般,我也早把師傅當作我的母親。”聽聞此言,那少婦身體略微有些顫抖,雙眼里仿佛有淚水打轉,那少婦很快便操控了情緒,輕輕一笑,道,“我自是知曉,你是怎樣的秉性,師傅還不知道嗎?苜兒,你修為與道行已至何地步?”“修為已至聚魂中期,道行已修到八千年左右。”玉苜恭敬的答道。

修為之境為十二重,聚魂乃為第四重,可凝聚神魂,以神魂之力斗法,甚為玄妙,修道之人,修為與道行并重,道行乃是引鴻蒙清氣入體,以修煉神識,已年分為量,五大門派均有障礙之法,修習之后可困擾敵手,然需以道行為基,若道行不足,障礙之法修習的再深厚也是雞肋,那宮裝少婦道,“苜兒,你天資上乘,此境地與道行在五大門派的同齡之中也算是頭號,但你的天資還未發揮到極致,若你把和陳子都游玩的時間都用在這上面,定會更高一籌。”玉苜臉色飛上了兩片紅霞,道,“子都哥哥從小和我一起長大,我怎能因修仙便和他斷了往來?豈不是無情無義?師傅常言,修道之人最講究義字,我若與他斷了往來,豈不是犯了大忌?”那少婦無奈一笑,道,“牙尖嘴利的丫頭,開端頂撞師傅了,聚魂乃為大境地,往后便變得難修的多,對了,正事還未曾和你說,苜兒,你為水木之身,你也是知曉的,水木相養,此靈體萬年難得一見,師傅為仙,修的乃是水之神通,無法傳你木門的神通,實數遺憾,所以為師要送你去終南山玉柱洞,修習木系的神通,你已經十八了,雖為女子,但多經歷一些事情總是好的,你可是師傅的僅有弟子,莫要讓師傅臉上無光。”

玉苜聽聞此言,大吃一驚,猛的一抬頭,道,“啥?!師傅要我離開鏡湖,去往終南山?那子都哥哥怎么辦?”那少婦淺笑,道,“就知你會問陳子都,那陳子都也是金靈之體,天資上乘,雖不如你,卻也算的上萬中無一,當年你才三歲,來鏡湖沒幾天,便跑出鏡湖玩耍,恰好遇見了他,與他相識,我尋你的時候,也曾觀望過他的天資,雖是上乘,奈何與我的道法相悖,便遺憾棄了,我在天界有位好友,名喚紫霞真人,已拜托她為引路人去讓陳子都往五龍山學藝,紫霞會收他為關門弟子,傳些大神通,日后你們還有相見的機會,這樣,苜兒你便可以安心去終南山了吧?”

玉苜大喜,道,“多謝師傅!苜兒知道,師傅一定不會那樣絕情的!”那少婦輕輕搖頭,笑道,“你這丫頭,師傅是那無情無義的人嗎?你與那陳子都相識多年,因他耽誤了不少修行時間,師傅可有責怪?好了,陳子都那邊你且不要擔心,我已告知了紫霞,上終南山之前,師傅要贈你三樣物什,你且收下。”說罷,少婦伸出右手,掌心朝上,霞光一閃,便出現了一面鏡子,瑞彩萬千,此鏡鏡約巴掌大小,鏡柄約一個半手指長短,通體燦金色,雕有盤曲花紋,極為精巧,且鏡面流轉紅白二氣,視之心魂眩暈,玉苜大吃一驚,道,“這是?......”“十八重轉世陰陽鏡。”那少婦輕輕笑道,玉苜神色有些許糾結,道,“師傅曾言,五門派以內,均有一重法寶靈胚,弟子們可用貢獻換取,再引鴻蒙清氣溫養,得道法培養法寶,七重已算是小成,若要轉世,則更費功夫,相同境地的法寶,修煉轉世靈物比起未轉世的法寶要費上數倍的鴻蒙清氣,陰陽鏡本尊為二十四重靈物,今日師傅贈我的靈物便為十八重,怕是師傅溫養了三千年以上,這法寶,苜兒難以收下。”

那少婦神色有些傷感,踱著腳步,慢慢走向府門口,抬頭望著湖水,道,“苜兒不必擔心,這法寶本就不是我溫養的,乃......一位老友所贈,你其收下。”說到老友二字,少婦仿佛耗盡了所有的力氣,鼓足了勇氣才說了出來。

說罷,那少婦轉身走向玉苜,未等玉苜回神,便在其掌心劃了一道,一絲精血飄出,少婦掐了一個復雜的法決,精血飛快的融入鏡面之中,霞光一閃,那陰陽鏡便到了玉苜纖手之中,少婦道,“苜兒,以后你就是這陰陽鏡的主人了,除了你,誰也無法驅動它,這鏡子雖說是貴重,卻也比不上你的安危,有了這鏡子高出你兩個境地的人也傷不了你,這靈物有許多玄妙,日后你自行體會。”玉苜持著陰陽鏡,有些許無奈,見奈何不得,便把鏡子收到了體內,道,“多謝師父厚愛。”少婦言笑道,“說啥厚愛?你我師徒情分還比不上一面鏡子罷?”玉苜秀臉有些抽搐,心暗道,這鏡子可非凡物,師父你可真是大方。

“還有一物,潼兒,快出來見你姐姐!”那少婦扭過頭對著后殿嬌呼道,“姑姑,潼兒來了!”話音未落,一個珠圓玉潤的五歲男童便小步跑了出來,觀這孩童面貌,甚為可愛,且頭上亦生有一對晶瑩剔透的龍角。玉苜更為驚訝,道,“這是?......”

......(未完待續)

 
關鍵字:些許(1)玉苜(2)離意(1)許你(6)迷離(8)煙火(8)三生(9)第二章(12)半世(7)問道(1536)
广东时时彩赚钱吗